全球变暖-被政治和经济拉扯的科学

我先读了《难以忽视的真相》(Al Gore, former vice president of USA),然后读了《全球变暖-毫无由来的恐慌》(S·弗雷德·辛格, USA),然后再读了《全球变暖的发现》(斯潘塞·R·沃特,USA)。本来无意,后来发现这个顺序蛮有趣的。在全球变暖这件事上,有一个争论的焦点,就是到底全球变暖是不是人为造成的。戈尔是完全同意人类的活动导致的全球变暖,而人类的有机会有能力挽救。辛格则是完全相反的态度,他的书的英文原名叫做Unstoppable Global Warming: Every 1500 Years他承认全球正在变暖,并认为全球变暖是周期性的,每1500年来一次。所以,这并不是人类活动造成的。而《发现》一书,而介绍了人类认识全球变暖历史。在这段历史中,人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有反复,最后趋向于承认人类活动造成了全球变暖的趋势,并且认为可能性很大。这最后一本书相对于前两本要客观一些。

 利益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就是对科学也不例外。

 大财团们关心的是自己公司的收益,他们有股东的利益要照顾,他们顾不得未来几十年以后的事情。戈尔作为一个前政治家,善于用故事来引起共鸣。他用自己姐姐得肺癌症去世的故事来说明排放温室气体的企业就像烟草企业一样,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操纵媒体,让人们轻视吸烟的危害。

 政治家们也有自己的想法。《恐慌》一书的作者辛格则认为戈尔在20世纪末推动《京都议定书》的签订是为自己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铺路。但戈尔退出政坛之后仍然致力于环保,所以,这个说法对戈尔有点说不过去。但不排除有其他政客利用大众求环保的心理,故意迎合,以拉选票。

 本来应该是向大众提供客观真实的数据的科学家们也受到了质疑。辛格认为科学家为了获得更多的研究资金,更愿意相信人类造成了全球变暖。这样,他们就可以从NSF等机构拿到更多的钱,assistant professor为了拿到tenure,小有成就的professor们为了有更大的成就。总之,他们要一个方向来继续他们的研究。

 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小算盘的时候,他们的话就都不可信了。

 争论

就像前面说过的,戈尔的书里,全部证据者直指其论点:人类活动带来了全球变暖,全球变暖正在并在前面给人们带来更大的灾难。可是这本书,作为一本幻灯片式的书,缺少了科学的严谨,更像一本书大众畅销书(as it was)。书中列举了种种恶劣的天气现象,海平面上升等事实,然后告诉读者“看,这都是温室效应造成的!”。可是,他极少论证变暖与这些灾难之间的逻辑关系。他既没有说明全球变暖是灾难的充分条件,也没有说明其是必要条件。

 相对于戈尔的书,辛格的书就要显得专业一些,在每一个章节的后面,都列了一堆参考文献。书中,辛格全面驳斥了温室效应的种种论断。指出根本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人类的活动引发了全球变暖,另外他也提出了1500年周期的论点。

 有趣的是两书中作者列举的事实全然不同。戈尔在书出说,正式的科学论文中没一篇是否认全球变暖的,而辛格却在大量地引用科学文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另外,有一幅被广泛引用以证明全球变暖的曲线图-曲棍图-能说明这种冲突。图中的曲线表明温度在20世纪有显著的上升。辛格对这幅图的正确性提出了质疑,称其“臭名昭著”。他指出图中的数据与实际的数据有出入。并且最致命的是,图的作者曼恩在同行的压力下,发表了更正声明。辛格还推测,曼恩在当初发表文章时没有经过同行审查(peer review),以此来说明这是一篇不严谨的文章。

 辛格指出现有的计算机的气象模型根本不可用。因为连过去已经发生的气候现象都模拟得不正确(如仙女木时期),所以不可能把未来的天气预测准。可是《发现》一书的作者沃特则说,对过去的气候模拟已经比较好了。难道这只是对同一事实在认知上的差异,还有他们有人在说谎?沃特在整体上还是比较客观的,他对全球变暖这事的态度是“很有可能”是人类造成的,而戈尔则过于绝对化。当然,政客和游说者需要这种绝对性来帮助他们鼓动大众,以此实现他们的目的。大众对于不在眼前的绝对危机都有拖延症,更不用说那些只是有可能发生的灾难了。人们总是下意识的把0.00001%的成功的可能性放大,以此来麻痹自己,推迟行动。

 辛格除了反对“人类活动造成全球变暖”这个观点外,同时也说明了即使按现在的方式来“拯救地球”也不会成功。各国为了自己的发展,根本无意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量。风能太阳能根本无法满足将来的用电需求。风能占地面积太大,会抢占农田,而这些农田本可以提供更多粮食给日益增加的人口。辛格预言《京都议定书》会失败。

 结局

辛格说在不远的将来有一次大降温,全球的气温根本来不及升得大高。

 所以,我们可以放肆地买SUV,放肆砍树,放肆建工厂,放肆用煤,放肆畅想美好未来。

是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